什么是绿色农业30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6-03 01:19     来源:AG8集团

  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IFOAM)执行主任马库斯·阿本兹在2014年全球最大的有机展会上向全世界同行宣告:绿色农业3.0时代已经到来。绿色农业1.0时代是指从上世纪初到70年代的萌芽期,对石油农业的反

  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IFOAM)执行主任马库斯阿本兹在2014年全球最大的有机展会上向全世界同行宣告:绿色农业3.0时代已经到来。绿色农业1.0时代是指从上世纪初到70年代的萌芽期,对石油农业的反思开启了新时代绿色农业的序幕;2.0则是指过去四十年间,绿色农业认证和各项制度逐步建立和完善,产业开始形成。3.0时代最明显的趋势就是绿色农业的社会、环境、哲学价值会被进一步挖掘和重视,消费者和农友的共同参与也会打破之前以企业和第三方认证为主的绿色农业产业局面。

  越来越多关心自己和家人健康,关注环境问题的消费者,开始选择绿色农业食品。初阶消费者会在超市或电商购买有绿色农业认证的“绿色农业食品”,简单方便,除了花钱不必花费额外的时间或智力、感情投入。虽然对生产过程和生产者所知甚少,但是包装上第三方的认证后打上的“绿色农业标签”多少也是一种保障和安慰。

  高阶的消费者则会加入一个“社区支持农业”CSA农场,每周请农场送菜上门,或者前往本地的农夫市集,直接从认识的生产者那里采购。虽然这些农场或农友未必有绿色农业认证,但是有了面对面的交流,消费者也更加放心。

  不过,骨灰级的绿色农业消费者已经不满足于此了。除了吃货们一贯地对口味和新鲜度的追求,他们更希望餐桌上的食物能够全方位满足自己对于健康、环保、公平等社会和伦理层面的诉求。中国最大的绿色蔬菜生产基地建设者、嘉盛农业董事长杨建国认为,这群消费者会主动觅食,找到符合自己要求的农友,用自己的消费行为鼓励农友们用传统或可持续的方式种菜、养鸡、做手工食物。他们希望确认,自己的食物不仅在生产过程中没有使用农药化肥激素,没有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他们也相信,食物应该就近供应,这样不仅运输距离短,碳排放少,而且更加新鲜。

  杨建国认为,实在无法成为素食主义者的吃货们也会要求提供蛋、奶和肉的动物们“生前”能得到妥善对待,在干净敞亮的环境中自由奔跑和玩耍,没有被逼着吃抗生素和激素,牺牲前也能感叹一句“快快乐乐一世,糊里糊涂一时”。

  想念儿时的味道?那也不难办。你可以设法找到仍在用传统方法手工制作食物的老师傅或新传人,尊重他们的劳动和对文化的坚守,用合理的价格购买他们的产品,支持他们把这些老手艺发扬传承下去。

  亦有消费者甚至有些小小的执念,愿意从小型的家庭生产者那里选择食物,那样的食物在种植、加工过程中会得到更多的悉心照料,更接近食物原本的“家庭”感。这些带着情感温度的食物和大企业工业化模式生产出来的食品,自然有着云泥之别。更何况,从三鹿到福喜,原本被大家至少在食品安全上寄予很高期望的大型食品企业一次次让人失望这让消费者意识到,所谓的集约化和监管,脱离了人对食物的责任和热爱,风险依然存在。

  不过要做到这些,单打独斗可不行。毕竟农友和小作坊无法只为一家一户开工,而且没有规模效益,成本也不低。于是,有社会责任感的骨灰级吃货们总能凭借自己敏锐的“吃货雷达”和气场,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去拜访农场,仔细了解从种子到堆肥,从饲料到疾病防治等各项生产过程,更要探究各位农场主所信奉和采用的形形色色农法背后的不同科学依据和哲学思考。自然农法、朴门永续设计、生物动力农法、套种、间种、覆盖物、腐殖质不把这些概念和词汇搞清楚,简直没法和他们对话。好食材搬回家后,还要呼朋唤友一起来做饭分享,一不小心就会变成朋友圈的“团购小组”组长,甚至家中客厅或办公室也变身为神秘的“食材提货点”,经常有朋友的朋友循着各种暗号找上门来,共同分享一头刚宰的土猪,或是一大筐刚刚下树的冷僻品种苹果。

  也有吃货心一横,索性把爱好当作事业来经营。有的在各地张罗农夫市集,把自己和朋友多年积累的农友资源聚集到一起,在城中找个地方练摊;或是像模像样搞起了团购,通过微信、QQ群发布消息;甚至还有人找了一套小区底层的复式房子,自己和家人住二楼,一楼开放成“绿色农业生活馆”。

  杨建国用“认知”、“认证”、“认同”来总结这三个阶段。他指出,在绿色农业3.0阶段,生产者和消费者会更加紧密的合作,并且会涌现出一些不依附于主流流通体系的微型本地绿色农业市场。这种紧密的合作,以及他们对于环境、食品安全、社区和谐关系的共同追求,也会让绿色农业农业“健康、生态、公平、关爱”的四大原则得到充分的声张。

  这种合作,已经以农夫市集、消费者团购、社区支持农业、独立绿色农业小铺等各种形式在中国各地被尝试和发展。最近,“参与式保障体系”(PGS)这一强调包括消费者和农友等各利益相关方共同制定规则并参与的社会化认证体系,也开始在国内被谈论和学习。以北京绿色农业农夫市集为代表的草根团体甚至已经开始尝试这一模式,近期还在北京联合IFOAM,召集了全国各地同行举办工作坊,探讨PGS在大陆的本土化可能性。

  其实,无论用什么样的术语或理念来描述这些尝试,意大利慢食协会(Slow Food)早就用一个词来赞扬这些对食物及其环境和生产者负责任的消费者。慢食协会认为,当消费者用钞票投票,选择对环境和小农更加友善的食物的时候,他们其实也在鼓励这种生产方式,间接参与了农业生产。在这种情境下,消费者不再只是被动的购买者,他们是“共同生产者”,成为了农业生产的一分子。而这,也是绿色农业3.0时代的核心精神。

AG8集团
CopyRight AG8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